一首惊艳千年的七言律诗,被誉为“绘尽江南春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南宋淳熙十三年(公元1186年)的春天,已经在老家赋闲了整整五年的陆游,突然接到了朝廷的圣旨,让他奉诏入京,接受严州知州的职务。 此时的陆游已经62岁了,他过往的意气风发都

南宋淳熙十三年(公元1186年)的春天,已经在老家赋闲了整整五年的陆游,突然接到了朝廷的圣旨,让他奉诏入京,接受严州知州的职务。

此时的陆游已经62岁了,他过往的意气风发都随着岁月流逝一去不复返了。虽然他心中依旧存在光复中原的壮志,但是这么多年来,对于南宋朝廷的软弱与黑暗,已经看得非常明白了。此次奉诏入京,恐怕又是重复那些蹉跎与无奈的日子。

按照规矩,在陆游赴任之前,必须先到临安(今浙江杭州)去觐见皇帝。陆游来到临安后,住在西湖边上的客栈里,听候皇帝召见。在等待的日子里,百无聊赖中的陆游,写下了一首千古名作《临安春雨初霁》:

世味年来薄似纱,谁令骑马客京华?

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

矮纸斜行闲作草,晴窗细乳戏分茶。

素衣莫起风尘叹,犹及清明可到家。

陆游的诗一般以雄奇悲壮的风格为主,可这一首却是婉约之作。诗中虽洋溢着杏花般的春色,却夹杂着“世味薄似纱”的感伤之情,足见陆游对世态炎凉体会得更深了。

虽然宋孝宗以前召见过陆游,但并未重用,只是让其在福建、江西做了两任小官。在任的这些年,陆游坚持抗金,遭到主和派排斥,被罢官回家。所以,对于政界舞台上的倾轧变幻,陆游是深有感触。因而诗的开头就感叹世态人情薄得就像半透明的纱,并惊问“谁令骑马客京华”。长期在宦海沉浮的陆游发出了心中的疑问:当初将我贬走,如今为何又让我来?

颔联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”是陆游的千古名句。此句语言清新隽永,被誉为“绘尽江南春的神魄”。其实,在读“小楼一夜听春雨”这一句诗时,对“一夜”两字得仔细品味,它暗示了诗人一夜未曾入睡,国事家愁,伴着这雨声而涌上了眉间心头。

颈联则写陆游客居京华,闲来无事而作草书,晴窗下品着清茶,表面上看是闲适恬静,然而在这背后,藏着诗人的感慨与牢骚。国家正是多事之秋,而诗人却不知要在客舍中等待多久,真是可悲至极!

尾联是反讽句,陆游说京城的达官贵人都抱着偏安一隅的心态,自己的壮志雄心在这里会被消磨,只盼望早日回家。但其实,“尚思为国戍轮台”的陆游怎么会真心想回家呢?把最后这两句翻译成大白话就是:你们这群人要是不想收复中原,就别他妈的耽误老子的时间!

不久后,陆游在严州上任,仍然坚持抗金,常常在诗文表达收复中原的意愿。当时的谏议大夫何澹带头弹劾陆游之议“不合时宜”,朝中的主和派也群起攻之,最终,朝廷以“嘲咏风月”为名将陆游削职罢官。陆游只好再次离开京师,悲愤不已的他,将自己的住处题名为“风月轩”,以作讽刺。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5-15 09:19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